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孙正义的“时光机器”理论能在OYO上成功吗?

2019-09-09 点击:1083
RYQyiiCIjEJ1SR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碧雯

编辑|马吉英

头图来源|被访者

“如果仍处于2014、2015年的双创时期,OYO酒店完全有可能获得很多投资机构的投资。”一位投资人说道。而如今,投资人对于此类烧钱项目更加谨慎。

对于2017年从印度复制到中国的轻资产酒店改造项目,OYO酒店在过去的2个月里开始了裁员风波。

据悉OYO酒店从最高峰时的1.2万人裁员到了8000人左右,OYO酒店官方宣称这是战略性优化,对于KPI未达标的员工进行裁员,并称裁员数量并不如外界报道的那么多。不过一位半年前离职的OYO员工表示这次大面积裁员半年前就预料到了。“因为招了太多BD(商务拓展,Business 款,限制软银在未经创始人和最大少数股东事先同意下,将公司持股比例提高至50%以上。此轮回购后,OYO创始人李泰熙将拥有近30%股份。

Tej认为,创始人希望获得更多控制权,以防止软银愿景基金将他们替代。据悉此前OYO集团的很多决策是由软银愿景基金推动的,包括OYO在外卖领域的试水也是由孙正义提出来的。

接近OYO酒店人士透露,孙正义认为未来人类生活的各种数据是有价值的,而在衣食住行领域,软银愿景基金目前在食方面还未有涉猎,因此希望OYO作为平台能够尝试。“OYO的发展路径是先做规模,再在上面做其他垂直业务,就类似于滴滴出行上面也会附加滴滴顺风车等。”该人士表示,OYO外卖是2019年3月份成立的,在上海、南京、常州三个城市试点,主要利用OYO酒店的内部厨房探索类食烹模式或者独立外卖品牌,此外,OYO酒店首席发展官胡宇沸此前曾提及未来还会试点共享办公空间。WeWork是OYO酒店的早期投资人之一。

“OYO首先是讲一个平台规模的故事,之后上面做垂直类衍生业务,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上述人士直言。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OYO酒店作为低频业务之后再延伸到高频业务是否可行仍有待观察,毕竟已经市值3547亿港元的美团走的是从高频外卖向低频酒店的拓展模式。

预料中的裁员

OYO酒店刚兴起时,国内酒店行业不乏效仿者。据业内人士称,2018年8月成立的“索性?笔切搪迷眉牌煜碌那嶙什频昶放疲诟湛家材7翺YO的打法进行门头等轻资产改造,主要针对的是二三线城市,每家门店平均投入2万~5万元不等,但是试水两个月后发现模式太轻了,改造并没有得到酒店业主的认可,之后就放弃了该模式。最早采取跟随策略的去哪儿旗下轻资产运营平台Q+酒店也在做了近两年的时间后宣布放弃,原因或与太过烧钱有关。而最近放弃OYO 1.0战略的是OYO酒店自己。

一位当时负责运营的OYO离职员工称,和传统连锁酒店佣金先从公司扣完钱再给业主不同,OYO酒店是直接向业主要佣金,由于OYO没把业绩搞起来,一些业主就不想支付这笔费用,运营人员的工作非常难以推进,收不到酒店佣金就打了辞职报告。

此外,那时候OYO进入中国时来势凶猛,让包括美团在内的OTA平台对于与OYO合作的酒店直接置于平台最末端,而当时OYO酒店主攻的三四线城市酒店线上主要流量来源为美团平台,而OYO当时并没有形成品牌化和自有流量,也引起了酒店业主的不满。

“我去年负责的那几家酒店平均入住率有些还降了,小酒店对美团的依赖很严重,那时候正是美团封杀最凶狠的时候,只要发现跟我们合作的门店就威胁业主下线,直接把排名置底,营业额减了一半,老板就慌了,直接电话说不想合作了。”上述离职员工回忆称。

实际运营上OYO1.0模式将市场拓展人员分为了开发人员、改造人员和运营人员。上述离职员工称,OYO的很多运营经理并不专业,当时接替他的人也是之前做行政的,对于运营并不擅长。去年7月份OYO酒店也试着招聘一些酒店行业相关的从业人员,但是也很难招聘到合适的。

“传统酒店行业的人过来就被吓跑了,一个人能把一个酒店做好就已经了不得了。一个人管几个店很难搞。而且很多是光杆司令,店长、店长助理、值班经理、前台经理、客房经理、销售人员这些最基本的配置,很多单体酒店都没有,有的只有一个店长。”上述离职员工表示。

单体连锁酒店在自身硬件上没有太大提升,运营和流量上也并没有实质性改善,导致一些酒店业主对于与OYO的合作并不满意,OYO酒店虽然投入了补贴却没能收到预想的佣金,OYO酒店合伙人开始将注意力从追求规模化变成了规模和精细化运营并重。

最为明显的变化是合同期限。OYO1.0模式下和业主签订的均为一年合同,到了2.0模式下变成了共担收益的1年、3年、5年的合同。业内人士称,在OYO1.0模式下,仅通过收取3%~4%佣金很难一年回本,这从侧面反映了当时OYO酒店对于规模的追求。

此外,当三四线城市开城任务基本完成,规模的增长则主要依赖于EGM板块,EGM目前以县城和县级市为主,此前的开城先锋队也面临被裁或者转型。一位此前负责某大区市场开发的负责人回忆称,去年刚开始面试时本来是说负责两个省的业务开发,由于之前有过地推的经验,面试完后就直接被分配负责8个省份的开发。“我说节奏太大,但领导说没事,然后就开始不要命了。”该负责人没想到的是,今年6月的大规模裁员让原来自己负责的100多个人变成了仅剩20余人,原来的区也撤销了,HR给予他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离职赔偿,要么选择做城市市场BD,他最终选择了离职。

精细化运营

接近OYO人士将OYO过去的大规模扩张比作为火箭发射,“火箭发射中有6级助推器,发射中可能有3个出了问题,但是不影响升空,边升空边把另外三个修好。”但实际上,历史上火箭发射失败的原因或许仅仅是因为一颗螺丝。

在6月份OYO酒店大规模裁员计划前,OYO刚刚推出了OYO 中国企业家杂志)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eb.ahhtlx.cn

槚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vinasama.com 技术支持:槚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